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琳琳 | 27 December, 2013 | 曾璧山中學 | (83 Reads)

 

說起往事,這似乎是一個怎麼也道不盡的話題。自我們從虛幻而來,走進了這個現實的世界,牛欄牌奶粉便註定了這場命運的開始。雖然,最終的結果是我們依舊要回歸那份虛幻,但中間留下的那些感動卻並不會褪色,時光只是拐了一個小小的彎,相遇的轉角,延續在夢中上映了左右的年華。

 

我不知道此時的自己是懷著怎樣的一種心情來寫這篇文章的,感動,感傷,亦或是感歎,總之心裡爬滿了五味雜陳的感覺。

 

有時候我多麼希望這些年來的經歷都只是南柯一夢,當我醒來的時候,還可以看見年輕的父母,青澀的友誼,甚至是朦朧的情愫。時間停留的那個點,故事正在經歷中。只是這樣的想法終歸只能自己幻想下,說出來只會被人取笑,因為我們都已不再年少,幼稚的權利,也早已不再屬於我們,畢竟這是一個傳統的世界,脫離了正常就成了瘋子,所以,我總在瘋子與正常人之間,不斷地更換著自己的角色。

 

是的,這就是我,一個正常的瘋子,亦或是一個瘋子般的正常人,我自己都分不清。

 

喜歡在陽光的午後,躺在光芒的照射下,盡情的揮灑著自己的思緒,只有在這個時候,我想我才是最幸福的吧!當現實走進了夢境,即使明知道還會醒來,但能夠重溫一段過去的生活何嘗又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呢?

 

這是一種幸福,同樣也是一種幸運,就像做夢一樣,醒來了夢就碎了,nu skin 如新想要再進入這場夢境,那就需要莫大的運氣了。所以,我想我是幸運的。我把人生當作夢境回味,再把夢境交給現實雕琢,最後成全了自己,也留住了明天。

 

都說,光陰不改總道似水流年。多少夢想成真,褪盡了塵世的浮華,只是轉眼卻成空。

 

一片花兒一方世界,誰又能代表得了真實,我想,只要是留下的,即便是飄零在我們年華中失憶的落痕,那也是最唯美的真實。因為,我們都無法左右它的情節和色彩,但它卻可以輕易的代表我們,甚至是時光。

 

這也許就是生活最簡單的意義了吧!一扇門,兩重天,不論是生活的現實還是精神的虛幻,往往都是天上地下的差別,我們所要面對的永遠都是未知。

 

相似的只是經歷,不同的卻是人間。

 

突然想起了納蘭的一首詞,“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斷腸聲裡憶平生。”因為懂得,所以無奈,徒留淚百年,絕唱了千江月。

 

我想這應該是很可悲的一件事情,倘若有人問我人生的悲喜幾何,那我的答案又會是什麼呢?是否還是一如既往的保持沉默,然後再用無聲的文字,肆意的將這份蔓延的思緒流淌在心間。

 

答案終究還是未知。畢竟,不管生活的節奏如何,悲喜又如何,我們或多或少的都沾染了一些色彩。這仿佛是烙在我們身上的印記一般,需要我們用一生的時光來詮釋,或許這也算是一種幸福吧!一種看得見的存在,即使它包含了所有的負面和不堪,但同樣的它也給我們帶來了大片的陽光,不論春夏秋冬,卻時常溫暖在我們的心旁。

 

它象徵著希望飄灑在整個世界的上空,見證了我們一段又一段的成長,最後,盛開成一朵朵記憶的花兒,鋪滿了我們乾涸的精神世界。

 

這是我們的時光,曾璧山中學被年華裁剪的記憶,遺留在昨日化為今時的夜空。

 

此時,無聲、有情,無歎、獨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