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琳琳 | 23 December, 2013 | 曾璧山中學 | (17 Reads)

 

只能聽別人說,她和父親的故事,父親給她的愛,父親對她的好,父親為她做的一切,是父親撐起了一片天,呵護著整個家,幾乎“父親”都是“女兒”心中的驕傲和幸福,聽起來,似乎“父親”都很偉大。父女之間美妙的情感,對我而言,根本就是一張“無價的彩票”,得之我幸,不得我棄。

 

都在說:“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依依不捨才追到了這輩子”。 真是這樣的話,那女兒就要慶倖了,慶倖上輩子享受父親的愛,這輩子依舊把自己捧在手心,做他生命中的精靈,只不過形式不同而已。如果說跨越時空的愛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那麼追到了這輩子,父女還能相親相愛的在一起,做女兒真的知足了。

 

對於這個傳說,只好冷淡的一笑而過,我一定不會是我父親上輩子的情人,說不定,我們還是仇人呢,誰知道,上輩子是我欠了他的,還是他欠了我的,所以,今生才會互不相見,我與父親除了有著鐵一般事實的血緣關係,卻沒有父女間的感情。說來也好笑,我常常想,如果哪天我真的在某個地方撞見他,可能我們彼此都不認得,好像他的一切也和我沒有半點關係,就連他的生死我也不關心,你一定會覺得我很無情吧,我完全不想為他作任何的解釋,實際上,沒有愛就沒有恨,就連原諒他都談不上,與沒有半點感情的父親,我真的沒有恨過他,更多的只是看不起他,自甘墮落。

 

以前,我以為永遠也不會寫下有關於父親,我甚至覺得他不會出現在我的世界和腦海裡,因為,他不配做一個父親,至少,不配做我的父親,真的不值得我對他有一點點的留戀和想念,而現在我想寫的是一種作為女兒的聲音。只要想到他,我的心有一點冷漠無情,這我知道,但除此之外,真的沒有別的感覺,我從來沒有因為父親哭過一次,根本不會為他感到難過,對他,我就這麼冷血,就算我再怎麼在意別人看待我,我依然不會改變對他的看法。

 

為了躲計劃生育,我出生沒多久,就寄養在農村的“大姨”家,父親是在小城鎮上做小生意的,與父親幾乎沒有在一起生活。在我的記憶裡,我和父親,好像從來就沒有正眼看過對方,我也從未叫過他一聲“爸爸”,對他的一切我沒太多的瞭解,只知道他的條件談不上富裕,但那時在當地算是不錯的,人長得也可以,標準的“男人”身材,白白的皮膚,大大的眼睛,據說我母親嫁給他之前,也見過幾個不錯的物件,最後選擇了他(這些都是家人親戚討論他的時候聽到的),父母倆的條件看上去還蠻般配的。在我腦海裡還會有那個畫面,也是與父親接觸最清晰的一次印象,記得好像是外婆和“大姨”一起帶我“回家”(其實我從來沒有感覺到那是我的家,那裡沒多少溫暖的回憶),大概是我5歲左右的那年,記不得到底幾歲,那時我真的很怕他,根本不敢站在他面前,我會發抖的,如果與他單獨相處,我肯定會嚇得尿褲子,所以,只要他在的地方,我便依偎在他人的身旁扯著衣服,走到哪兒我跟到哪兒,寸步不離,躲到背後或一側生怕看見父親,就像看見“惡魔”,看見“鬼”那樣害怕。記得那天晚飯,弟弟,姐姐,我和父親一起吃飯,不記得母親在不在旁邊,那次父親既然給我夾菜,真是受寵若驚,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把喜歡吃的留給了自己,我就覺得他不會那麼體貼的對我。父親長了半個臉的鬍鬚,看上去很凶,我明明知道他是我的父親,可那時的我生怕會被他吃掉一樣,我完全感受不到父親的慈祥和安全感,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他的笑臉,不管他長得多白,他在我心裡,永遠只有一張“黑臉”。話說,與他生活在一起的姐姐和弟弟,生活在農村的我,看上去顯得那麼土氣,我深深的感覺到,我在他們眼裡如同一隻“醜小鴨”,可沒有人知道,我多想成為他們眼裡的“白天鵝”!更沒人知道,在這之前我對這一切都耿耿於懷,終於可以釋懷。

 

不由得朝笑,我父親真有“本事”,當全天下的父親都在為家努力打拼的時候,他卻自己親手摧毀了整個家,活在我記憶裡的父親,是一個自私,懶惰,無能,沒有責任感,根本就不是男人的男人,他好賭不爭氣,喝多了還會打女人,吃喝玩樂,風流快活,是他透支了自己人生中過多的享受,才會到晚年,孤苦可憐,他作孽太多,還帶著我們一起受了這份罪。小的時候,我偶爾還會從“大姨”家被送回家裡,有一點開心更多的是害怕,對我來講,那是一個我想去又不想去的地方,自從父母離婚以後,我再也不糾結了。據說,母親給過他好多次改過自新的機會,每次都被他騙了,家裡的錢也被他賭光了,開始變得負債累累,這事兒外公非常生氣,所有親戚開會討論一致要求母親狠下心,必需離婚,不能再對這個“畜生”(在他們眼裡父親都不像個人)存有一點留戀。原來,被父親傷害得最深的那個人,不是我,而是母親。離婚後,孩子們都跟著母親,父親是一個人過的,只有我,後來再也沒見過他,算上至少有十多年吧,直到去年春節在離開外婆家的路上,遠遠的看到他的身影,還是姐姐先看到的,他是來外婆家找母親的,但都躲著不見他,親戚們也非常不歡迎他,外公舅舅他們只要看到父親都會大罵,他成了這世上少有的可憐人,真是應了那句話:“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我猜,父親回憶起以前的自己,現在一定是腸子都悔青了,這世間沒有後悔藥可以吃的,原本這個年紀的他可以享受子女的孝順,日子也可以很愜意,沒有付出就不會有回報,如今的他無福享受。都說人老了會越來越孤獨無助,所以他時而會來騷擾母親,還會聯繫姐姐和弟弟,他想拉近距離為了找點心靈的安慰吧。唯獨我,他不會找,也不敢找,他知道他沒有資格找我,因為,至始至終,他對我,沒有盡過一天做父親的責任,沒有給過我一點點的父愛,他見到我一定會心虛的,他沒有勇氣給我打電話,他也不知道跟我說什麼好,更不可能站在我面前,說不定就如當年我怕看到他那樣,不敢見我。如果,當時父親能給我一個微笑,哪怕,曾經留給我一點點的溫存也好,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螢幕保護膜對他不聞不問,如果我與父親間有那麼一點美好的回憶,此生,又怎麼忍心看著他孤獨無助呢,我定會將這份情好好的收藏,可是沒有如果。

 

過去的時光裡,在愛情面前,我懦弱!自私!不願意付出,不敢為愛情冒一點點險,壓抑著自己對愛的追求,沒有人走得進我的內心世界,對未來無比的恐懼和害怕,不敢面對只想逃避。“父母是孩子的榜樣”,就算我再怎麼覺得我與父親沒什麼關係,然而他還是深深的影響了我,沒有勇氣去接受愛情,更是對婚姻恐懼,滿腦子都是“女怕嫁錯郎”的道理,25歲的我沒有經歷過真正的愛情,當愛情來的時候,對自己,永遠都是以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為藉口,不是主動選擇放棄就是半途而廢,我怕,怕內心的脆弱受不了悲傷,因為缺少父愛,所以沒有安全感,以前還會有戀父情節,才發現,父親什麼也沒有給我,留下的只是心靈上的傷害。

 

誰有這樣的父親,都沒人願意主動去提及,我也一樣,以前巴不得藏著掖著沒人曉得,家醜不可外揚,曾璧山中學更何況人都是有自尊心的。有一天,我發現,我不能一直活在這種陰影下,今天,決定寫下我一個作為女兒的心聲,瞬間,我找到了“解脫”,以前總是對現實回避,把自己包裝得嚴嚴實實,甚至不想任何人發現內心的脆弱,簡直就把自己當成一個不可寬恕的罪人,自我折磨,如今我才明白,我有什麼錯呢?我根本不應該拿父親的過錯來傷害我自己,為什麼要那麼傻?我不會再那麼傻。從現在起,我要像那些敢愛敢恨的女孩一樣,勇於付出,敢於冒險,把握自己的人生,擁抱想要的幸福,積極樂觀,找一個喜歡的人,必需是兩情相悅,相愛,結婚,事實上,我是多麼希望自己能有一個家,組織屬於我自己的家,也一定會找到幸福的。如果有那麼一天,我想站在父親的面前,告訴他:我現在過得很好,我有一個很幸福的家,我活得很漂亮,我就是一隻你從來沒有正眼看過的“白天鵝”!

 

寫下這段關於我與父親的故事,就連自己看了也覺得那麼不可思議,把這20多年壓抑在心底的話表達出來,是想幫自己,也説明那些困在陰影中的人,一定要走出來,因為,我懂那種痛苦。童年的不幸不是我們封閉自己的藉口,逃避現實只會讓內心越來越暗,勇敢去面對自己的人生吧,你會發現,就算童年是黑色的,而人生可以是紅色的。如今社會的離婚率越來越高,婚姻不是兒戲,選擇了就要堅持到底,做父母的,盡可能不要將痛苦建立在孩子的身上,那樣會影響孩子對婚姻的恐懼,甚至對生活的態度會有負面的情緒。但願天下的父母都能百年好合,otterbox defender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和快樂的童年,讓所有孩子都在幸福中成長,所有的父母都沒有遺憾,幸福的安度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