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琳琳 | 17 December, 2013 | 曾璧山中學 | (9 Reads)

 

時近立冬,一陣子風也蕭蕭,雨也瀟瀟過後,葉落,花零,水清,天高雲亦淡。夏的喧鬧,秋的爛漫轉眼就雨消雲散,繁華不再。

 

週末閒暇,螢幕保護膜總愛站在陽臺望一望窗外的風景,換一份心靈的恬淡與釋然。由於天氣漸漸轉涼,在屋內還真有些陰的厲害,所以近日就置了張搖椅,曬個太陽。又是秋風,又是苦霜,窗外的院子裡,各樣蔬菜均以枝枯葉落,一塌糊塗。即便是前些日子裡,熱情似火的洋蓮花也難耐寒霜的威逼,蔫了花兒。惹眼的,唯有那株月季花,還是那般熱情似火,清芬依舊。就是這株清芬,不經意間竟然已經高過人頭,有兩米多高了。該是有幾個年頭了。

 

由於自己住的是一樓,望遠也就談不上了,所以只有近觀的份兒了。故而,在前幾年就在後院的荒地裡墾些許薄田以賦閑,撒幾把綠草以遮掩荒涼,還植了這株月季來期盼開窗即聞的芬芳。其實說到這株月季,在栽植時並沒在意它會長成什麼樣子。曾璧山中學也就是隨手在街邊的一株月季上折下一支,然後插在了屋後的空地。後來的幾年裡,先是開出了三兩朵,然後是三兩枝,如今竟然長得比我還高,已經近乎一棵樹了。

 

在這幾年的時光裡,從春到夏,從夏到秋,鬱鬱蔥蔥,搖曳婆娑,熱情似火,又寧靜似水,無論是在沙沙的春雨裡,還是在炎炎的烈日下,甚或傾盆的夏雨裡,即使在眼前瑟瑟的秋風裡,一樣是那樣的安詳自在從從容容地一如既往地展示著它超凡脫俗的孤傲的魅力,釋放著它我行我素的芬芳。每當週末,或是晨練回來,或是中午,或是在院子裡勞作休息時,或是在陽臺上看書的空當,我總不忘是不是地多看幾眼——這位老朋友。

 

據說,屋後的這塊空地很快要有人開發。也許在來年的春天,月季積攢一冬的無數花苞將不能再開放,它婆娑的身子會悄無聲息地倒下。花不再鮮豔,香不再馥鬱……

 

曾壁山中学在這多變的世界,我左右不了這株月季的命運。但它卻給我的生命裡留下了許多美好的回憶。

 

時近立冬了,窗外的它依然還是那般鮮豔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