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琳琳 | 21 January, 2014 | 健康知识 | (82 Reads)

 

枯葉堆積的時光,埋藏了多少無人窺見的惆悵?有星子閃爍的夜,舉杯靜默蒼穹。憑著素心一瓣,擷來筆墨幾行。

 

總在無心睡眠時,才記起年少不該縱酒。nuskin明月高樓獨倚,那酒入愁腸,怎不化作相思淚。想來自己也非清心寡欲的女子,心裡揮不散的旖旎情懷,糅合了太多紅塵紛擾。

 

紅塵,誰又能看穿?

 

與有情人相逢離散,那些輕如柳絮的塵緣,在明媚的日子裡將彼此縈繞。也別去怪相遇太美,年少繾綣的時光,即使心碎,亦無怨無悔。

 

書裡總說:“天不老,情難絕。”舉杯向月,祈求心中的牽絆,夢裡的相思都隨風去吧。這孑然紅塵數不盡的悲歡,揮一揮衣袖,奈何,總不能瀟灑來去。歎息歲月的帷幕下,那個用回憶取暖的人,寂寞成了習慣。

 

腦海裡還有一些畫面,天上人間,有你的地方,總有一樹梨白似雪。也許,每個人都有一個不老的夢。那是一份,時光不老,我們不散的純真。到了如今,也不再做作於什麼,陪君醉笑三千場,不訴離殤。一首老歌,牛欄牌回收在天涯的兩端唱起。這人世間,還有什麼比聚散離合更斷人腸?

 

有些故事,即使過去了很多年,依然會有人念起。縱然過往一如雲煙,有風的夜,眼角的淚水總是忍不住要寂寞蔓延。

 

理想的人生,當是能經歷風雨。只是還未曾感受青春歲月的鬱鬱蔥蔥,愛和恨已將曾經的期冀夭折。有時候覺得自己就像一隻遠離塞北的孤雁,無時無刻不在思念遼闊的荒野。

 

等待一場花落如雨,讓自己傾了心,暖了情。不再憶起,“當時共我賞花人,點檢如今無一半”的悲哀。“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是癡心人的共鳴。“無窮無盡是離愁,天涯地角尋思遍”是傳唱千年的執著心事。是誰在耳邊叫喧著,再不瘋狂我們就老了。鼻息一動,那冬日的冷冷寒風仿佛又送來了那時的花香。

 

孤獨前行的日子,已經分不清什麼是此生最深的感動。只是歲月靜好,念起曾經,嘴角會掀起一絲弧度。也許愛,永遠存在於前行的路上吧。總是害怕這個季節的寒冷,會枯瘦心底僅存的暖。於是,努力搜索著記憶中每一個幸福的片段。只是每一次深切的回憶,都是一段痛徹心扉的旅程,nuskin 如新在心裡,多麼希望會有那麼一個人,願意與我同行,相伴我一生。

 

如果明天的夜不再有月亮升起,或許遊走在寂寞邊緣的自己,眼角便不會淌出淚滴。心澎湃的像潮汐,只待念你時有風湧起。放下紙筆,給自己再續一杯酒,高樓獨倚,終是酒未到,先成淚。

 


琳琳 | 15 January, 2014 | 牛欄牌奶粉 | (10 Reads)

 

冬天就要悄悄離去了,北京這片土地雪花仍未落下。

 

每天的清晨都帶著期盼的眼神看向窗外。

 

那份對雪的期待,牛欄牌奶粉如同期盼戀人出現般熾熱。

 

我是喜歡雪的,喜歡雪落的寧靜,喜歡雪後的聖潔。

 

在摻雜一些曾經雪景中留下的記憶,對雪傾入了很深的情感。

 

如果今年的除夕前,雪未下,我一定感覺今年的冬天太過殘缺。

 

顧名思義的,心情就會疊加一絲落寞。

 

等待雪落,等待了許久,季節中最後的一個期盼。

 

而今年的雪好像變得含蓄,仍在猶豫著是否暢遊世間。

 

小的時候,見到雪特激動。喜歡踩在雪中發出那種咯吱....咯吱....的聲音。

 

與小夥伴在雪中奔跑,嬉戲,追逐,一切都融入在那片爛漫的白色世界中。

 

長大了,牛欄牌喜歡獨自站在雪中,靜靜觀看那雪後銀裝素裹的大地。

 

感覺雪的飄落,是上帝的一種恩賜。

 

清新了空氣,點綴了浮塵。似乎心靈也可以得到安撫!

 

在我的腦海裡,雪如同一位不入凡塵的女子。

 

有孤傲的一面,因為白的聖潔,讓人不忍玷污。

 

也如同天使,安撫世人焦躁的心,掩埋角落的狼藉,裝裹這片嘈雜塵世。

 

記得每年第一次見雪的心情。如同與戀人的初見。

 

委婉,含蓄。外表略帶一絲激動,內心懷揣一絲幸福。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自己變得特別孤傲。

 

喜歡:

 

一個人走進雨中淋雨。

 

一個人在雪地中靜走。

 

一個人靜靜仰望繁星。

 

一個人到練歌房淺唱。

 

......

 

慢慢的,習慣了自己,認識了自己,喜歡了自己。

 

歲月悄然的滑落,浮華掠奪了我年少不羈的放縱。

 

交替的季節帶走了曾經兒時樸素的純真。

 

什麼歲月靜好的言語,牛欄牌回收都是一場回不去的落寞。

 

就在落寞中等待雪的出現。

 

在這寒冷的冬季。

 

為蒼涼的心靈散落一片溫柔!

 


琳琳 | 15 January, 2014 | 健康知识 | (4 Reads)

 

歲月,一如眷戀的過往,在人生旅途中,裝扮著不同的色彩。時光,總是在心情最落寞時,渲染著那些沉寂。風,一如既往的吹過,如同那些心事被吹開,在溢滿香薰的年華里,呈現出滴滴墨蹟。

 

記憶裡,還是這樣的畫面,還是這樣的場景,只是,這些風景再也沒有最初的美麗。許是,時光遠了,味也淡了,連風景也改變了原有的芳香。許多事,不曾記著,但總能在心裡時常想起,以至於,那風,那雨,那陽光,就會惹起很多很多的記憶。

 

隔著心的距離,總感覺時光是那樣的蒼白和朦朧。指尖的光陰一層層流逝,就越發看不清那些美麗都去了何處?其實,很多時候,都希望將自己的天空染上喜歡的色彩,只是時間演變的過程中,改變了最初。

 

不再感到人生還有多少稀奇,總覺得那一層時光的背後,掩蓋了多少牽強的笑容。越來越多的淡漠,把視線變得好模糊,好糾結。於是,總想尋一處純白的時光,將心浸透。

 

倚冬的深處,總喜歡偎依在歲月的一角,聽風慢慢吹過,看流年的枝頭,還有多少個日子,才會綠意復蘇,看灰濛濛的薄霧處,是否還可以找尋一縷陽光的印記。葉落的枝頭,仿佛看見一處處蕭瑟裡,還有幾片沒有凋落完的殘葉,風一吹動,就似乎聽見幾聲痛心的悲泣。

 

寒涼的冬,許是,心還未凍結,依然有著春天般的熱情,只是,這些涼薄的時光,讓人倍感冷意。

 

回望歲月的風景,時光掀起一層又一層面紗,青春的影子卻在那些發黃的日曆上,寫上了終結。

 

而如今,多少故事終已成為記憶,多少人也終在那些回憶裡逐漸遠去。逝水年華,歲月終抵不過時光的漂洗,那些渾濁的光陰中只看見一些朦朧的影子,還在視線的距離裡掙扎。

 

歲月遺留了太多的遺憾,蒼白的時空裡,再也看不見曾經的最初。或許,人生就是這樣,不斷的前行,不斷的追逐,即使承載了太多的憂和喜,悲和痛,都只能留給時光去灰化。

 

看風景一層層的流逝,只能將過往全都裝在心裡,因為明天還將繼續,所以,生活才是唯一的主題。

 

人生驛站,那些路過的,停留的,無論唯美或憂傷,都是人生裡的一道風景。選擇堅強,路還是得照常行使。有些故事雖沒有好的結局,但是,起碼給了我們生活中美好的記憶,有些人,雖已走遠,但至少給回憶增添了回味的暖意。

 

觸摸歲月裡的痕跡,總感覺有一些余溫還在指尖流淌。於是,思緒就在心裡延伸著那些未曾遺忘的過往。或許,時光就是一件腐朽器,總把歲月雕刻成千瘡百態的滄桑,一些年華走了,一些事物也就改變了模樣,斑駁的牆壁上,印滿了痛心的累積。

 

幾經滄桑,風雨腐蝕,昨天就這樣在我們的眼下漸漸遠去。時光老了,風景也變了,一切繁華都已被歲月凋零成乾枯。指尖年華,往昔何在?昨天的風景,我們又該如何去面對那些逝去的曾經。

 

一直期待,寒冬裡的臘梅花開,希望那些純香能消除心底裡的寒意。當一朵朵精緻的純白在逐漸綻放,心裡就有一種莫名的湧動。只是這些花香,都帶著冰冷的涼意。

 

回首歲月,幾多惆悵在心,回味時光,絲絲柔情索繞。青春,遠了,影子,淡了,剩下的,唯有幾許念,在眼眸間流竄。風,沒有撫平那些哀怨,雨,沒有濕透乾枯的心田,唯一期盼的,就是,在這些如水的時光裡,我還能依舊如昨,將心情淋浴陽光般的溫暖。

 


琳琳 | 8 January, 2014 | 健康知识 | (8 Reads)

 

如今,走山路的人少了,挑著擔子走山路的人更少了。

 

兩年前,我再一次走過我這曾經走過無數遍的山路,大嶺頭芮家已移居了源潭鎮,沿途的許多人家也都已搬遷進了城或住到鎮上了,人去房空,只見院子裡那些殘垣斷壁上幾株小草在風中擺動,好像向路人訴說著芮家幾代老奶奶施茶水的故事。約會技巧想起老奶奶那自製的粗茶,仿佛仍能品出一份淡雅與清香。

 

這是一條三河通往源潭鎮的山間大道,說是大道,只是挑著擔子的人能勉強相互通過。山村公路未通之前,有大半個村的六七百人在這條路上來來往往,他們為生活而奔波,出山一擔柴,進山兩袋米,路途中,他們最好的歇息地段就是大嶺頭上。嶺頭上有一戶芮姓人家,這裡山如眉黛,房屋很適宜地立于山脊路旁的一個柔和角度上,嫋嫋炊煙給寂靜的山林增添了鮮活的內容,而芮家幾代老奶奶為路人施茶的傳統美德更是讓人稱頌。

 

這座大嶺,是橫在路途之中,它上下約二公里,兩條小河在山腳下彙集,清清的河水繼續向下游流去。這裡,樹木叢生,苔蘚遍地,一條由先民踩踏而成蜿蜒古道上,略微殘缺的石板一塊疊著一塊,磊成的階梯自山腳向上延伸,石縫間夾雜著青青的綠草,淡淡的紅花,沿著臺階拾級而上,眼前是綿延的崎嶇之路,耳畔聽的是潺潺的流水聲和清脆的鳥鳴聲。這裡山高坡陡,若是旅遊,可謂是自然天成的好景點,婚戀網站對曾經為了生活而勞作的山民們而言,它卻好似一隻攔路之虎,橫臥在大道中間。他們用扁擔挑著生活,挑著沉重和艱辛,在臺階上走上走下,走來走去,年年歲歲,終日如此。冬天,臺階上結著冰霜,雖然走得小心翼翼,仍免不了摔得鼻青臉腫,希望快到嶺頭芮奶奶家裡喝口熱茶;每到夏日的中午,穿透力很強的陽光撥開濃密的枝葉滾落在地,也滾落在路人的身上,小草在微風中輕輕顫動著,饑渴難耐的行人艱難地一步一步地走到嶺上,放下擔子就像奔向自家一樣,到芮家門廳裡喝茶。

 

這裡常年免費向來往路人提供茶水,夏天將燒好的茶水配點消暑的草藥,盛在大缽內製成涼茶,冷天將茶水裝在大缸壺裡,外面用保溫木桶護著。這些事看起來很簡單,做起來很不容易,常在這裡喝茶的人都知道,芮家全家人吃喝的水和燒茶用的水,要到離家一裡多路的山腰處的一眼泉水宕去挑上來,一年中有大半年枯水期,還要到山腳下的河裡將水挑上來,由於家裡男人要在田地裡幹活,挑水活基本都是由女人承擔著。好在茶葉和藥草不用花錢買,是老奶奶帶著孫兒們在山上採摘的野茶和鄉村常用的草藥,野茶經過自家手工製作,喝著回味無窮。我以前經常從大嶺而過,喝過芮家奶奶不少解渴的茶水,聽老年人說,芮家已經是好幾代老奶奶向過路人提供茶水了,並且一代代相傳下來了。

 

我感到芮家人對人很隨和,不論你一天來幾趟,還是很多日子沒見,她們都是一樣的打一聲招呼過後,又繼續幹她們的活——她們家常年手工製作火香,賣給吸旱煙的人點火用,大多數是賣給廟裡做香火的。逢上陌生人,她們會主動地說一下,你若要喝茶,就自己拿碗舀啊!一句很普通的話語,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讓人覺得這些凡人百姓,雖然只是鎖鎖碎碎的寬容與相助,但她們如小草般樸實,這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孕育了天然質樸的情感,並且固化為一種如宗教或本性般的傳統,中醫 糖尿病在緩慢的自然經濟中承傳著她們的美德,芮家老奶奶一代代地接力,真的讓人感動。是的,一個人做一件好事不太難,難的是做一輩子好事,而幾代人同樣做好一件好事就更難了,可是,芮家幾代老奶奶做到了。這正是:

 

山高坡陡行路苦,

 

芮家奶奶把茶煮;

 

大嶺頭上喝過茶,

 

爽心爽胃爽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