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琳琳 | 27 December, 2013 | 曾璧山中學 | (83 Reads)

 

說起往事,這似乎是一個怎麼也道不盡的話題。自我們從虛幻而來,走進了這個現實的世界,牛欄牌奶粉便註定了這場命運的開始。雖然,最終的結果是我們依舊要回歸那份虛幻,但中間留下的那些感動卻並不會褪色,時光只是拐了一個小小的彎,相遇的轉角,延續在夢中上映了左右的年華。

 

我不知道此時的自己是懷著怎樣的一種心情來寫這篇文章的,感動,感傷,亦或是感歎,總之心裡爬滿了五味雜陳的感覺。

 

有時候我多麼希望這些年來的經歷都只是南柯一夢,當我醒來的時候,還可以看見年輕的父母,青澀的友誼,甚至是朦朧的情愫。時間停留的那個點,故事正在經歷中。只是這樣的想法終歸只能自己幻想下,說出來只會被人取笑,因為我們都已不再年少,幼稚的權利,也早已不再屬於我們,畢竟這是一個傳統的世界,脫離了正常就成了瘋子,所以,我總在瘋子與正常人之間,不斷地更換著自己的角色。

 

是的,這就是我,一個正常的瘋子,亦或是一個瘋子般的正常人,我自己都分不清。

 

喜歡在陽光的午後,躺在光芒的照射下,盡情的揮灑著自己的思緒,只有在這個時候,我想我才是最幸福的吧!當現實走進了夢境,即使明知道還會醒來,但能夠重溫一段過去的生活何嘗又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呢?

 

這是一種幸福,同樣也是一種幸運,就像做夢一樣,醒來了夢就碎了,nu skin 如新想要再進入這場夢境,那就需要莫大的運氣了。所以,我想我是幸運的。我把人生當作夢境回味,再把夢境交給現實雕琢,最後成全了自己,也留住了明天。

 

都說,光陰不改總道似水流年。多少夢想成真,褪盡了塵世的浮華,只是轉眼卻成空。

 

一片花兒一方世界,誰又能代表得了真實,我想,只要是留下的,即便是飄零在我們年華中失憶的落痕,那也是最唯美的真實。因為,我們都無法左右它的情節和色彩,但它卻可以輕易的代表我們,甚至是時光。

 

這也許就是生活最簡單的意義了吧!一扇門,兩重天,不論是生活的現實還是精神的虛幻,往往都是天上地下的差別,我們所要面對的永遠都是未知。

 

相似的只是經歷,不同的卻是人間。

 

突然想起了納蘭的一首詞,“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斷腸聲裡憶平生。”因為懂得,所以無奈,徒留淚百年,絕唱了千江月。

 

我想這應該是很可悲的一件事情,倘若有人問我人生的悲喜幾何,那我的答案又會是什麼呢?是否還是一如既往的保持沉默,然後再用無聲的文字,肆意的將這份蔓延的思緒流淌在心間。

 

答案終究還是未知。畢竟,不管生活的節奏如何,悲喜又如何,我們或多或少的都沾染了一些色彩。這仿佛是烙在我們身上的印記一般,需要我們用一生的時光來詮釋,或許這也算是一種幸福吧!一種看得見的存在,即使它包含了所有的負面和不堪,但同樣的它也給我們帶來了大片的陽光,不論春夏秋冬,卻時常溫暖在我們的心旁。

 

它象徵著希望飄灑在整個世界的上空,見證了我們一段又一段的成長,最後,盛開成一朵朵記憶的花兒,鋪滿了我們乾涸的精神世界。

 

這是我們的時光,曾璧山中學被年華裁剪的記憶,遺留在昨日化為今時的夜空。

 

此時,無聲、有情,無歎、獨有感。

 


琳琳 | 23 December, 2013 | 曾璧山中學 | (17 Reads)

 

只能聽別人說,她和父親的故事,父親給她的愛,父親對她的好,父親為她做的一切,是父親撐起了一片天,呵護著整個家,幾乎“父親”都是“女兒”心中的驕傲和幸福,聽起來,似乎“父親”都很偉大。父女之間美妙的情感,對我而言,根本就是一張“無價的彩票”,得之我幸,不得我棄。

 

都在說:“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依依不捨才追到了這輩子”。 真是這樣的話,那女兒就要慶倖了,慶倖上輩子享受父親的愛,這輩子依舊把自己捧在手心,做他生命中的精靈,只不過形式不同而已。如果說跨越時空的愛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那麼追到了這輩子,父女還能相親相愛的在一起,做女兒真的知足了。

 

對於這個傳說,只好冷淡的一笑而過,我一定不會是我父親上輩子的情人,說不定,我們還是仇人呢,誰知道,上輩子是我欠了他的,還是他欠了我的,所以,今生才會互不相見,我與父親除了有著鐵一般事實的血緣關係,卻沒有父女間的感情。說來也好笑,我常常想,如果哪天我真的在某個地方撞見他,可能我們彼此都不認得,好像他的一切也和我沒有半點關係,就連他的生死我也不關心,你一定會覺得我很無情吧,我完全不想為他作任何的解釋,實際上,沒有愛就沒有恨,就連原諒他都談不上,與沒有半點感情的父親,我真的沒有恨過他,更多的只是看不起他,自甘墮落。

 

以前,我以為永遠也不會寫下有關於父親,我甚至覺得他不會出現在我的世界和腦海裡,因為,他不配做一個父親,至少,不配做我的父親,真的不值得我對他有一點點的留戀和想念,而現在我想寫的是一種作為女兒的聲音。只要想到他,我的心有一點冷漠無情,這我知道,但除此之外,真的沒有別的感覺,我從來沒有因為父親哭過一次,根本不會為他感到難過,對他,我就這麼冷血,就算我再怎麼在意別人看待我,我依然不會改變對他的看法。

 

為了躲計劃生育,我出生沒多久,就寄養在農村的“大姨”家,父親是在小城鎮上做小生意的,與父親幾乎沒有在一起生活。在我的記憶裡,我和父親,好像從來就沒有正眼看過對方,我也從未叫過他一聲“爸爸”,對他的一切我沒太多的瞭解,只知道他的條件談不上富裕,但那時在當地算是不錯的,人長得也可以,標準的“男人”身材,白白的皮膚,大大的眼睛,據說我母親嫁給他之前,也見過幾個不錯的物件,最後選擇了他(這些都是家人親戚討論他的時候聽到的),父母倆的條件看上去還蠻般配的。在我腦海裡還會有那個畫面,也是與父親接觸最清晰的一次印象,記得好像是外婆和“大姨”一起帶我“回家”(其實我從來沒有感覺到那是我的家,那裡沒多少溫暖的回憶),大概是我5歲左右的那年,記不得到底幾歲,那時我真的很怕他,根本不敢站在他面前,我會發抖的,如果與他單獨相處,我肯定會嚇得尿褲子,所以,只要他在的地方,我便依偎在他人的身旁扯著衣服,走到哪兒我跟到哪兒,寸步不離,躲到背後或一側生怕看見父親,就像看見“惡魔”,看見“鬼”那樣害怕。記得那天晚飯,弟弟,姐姐,我和父親一起吃飯,不記得母親在不在旁邊,那次父親既然給我夾菜,真是受寵若驚,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把喜歡吃的留給了自己,我就覺得他不會那麼體貼的對我。父親長了半個臉的鬍鬚,看上去很凶,我明明知道他是我的父親,可那時的我生怕會被他吃掉一樣,我完全感受不到父親的慈祥和安全感,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他的笑臉,不管他長得多白,他在我心裡,永遠只有一張“黑臉”。話說,與他生活在一起的姐姐和弟弟,生活在農村的我,看上去顯得那麼土氣,我深深的感覺到,我在他們眼裡如同一隻“醜小鴨”,可沒有人知道,我多想成為他們眼裡的“白天鵝”!更沒人知道,在這之前我對這一切都耿耿於懷,終於可以釋懷。

 

不由得朝笑,我父親真有“本事”,當全天下的父親都在為家努力打拼的時候,他卻自己親手摧毀了整個家,活在我記憶裡的父親,是一個自私,懶惰,無能,沒有責任感,根本就不是男人的男人,他好賭不爭氣,喝多了還會打女人,吃喝玩樂,風流快活,是他透支了自己人生中過多的享受,才會到晚年,孤苦可憐,他作孽太多,還帶著我們一起受了這份罪。小的時候,我偶爾還會從“大姨”家被送回家裡,有一點開心更多的是害怕,對我來講,那是一個我想去又不想去的地方,自從父母離婚以後,我再也不糾結了。據說,母親給過他好多次改過自新的機會,每次都被他騙了,家裡的錢也被他賭光了,開始變得負債累累,這事兒外公非常生氣,所有親戚開會討論一致要求母親狠下心,必需離婚,不能再對這個“畜生”(在他們眼裡父親都不像個人)存有一點留戀。原來,被父親傷害得最深的那個人,不是我,而是母親。離婚後,孩子們都跟著母親,父親是一個人過的,只有我,後來再也沒見過他,算上至少有十多年吧,直到去年春節在離開外婆家的路上,遠遠的看到他的身影,還是姐姐先看到的,他是來外婆家找母親的,但都躲著不見他,親戚們也非常不歡迎他,外公舅舅他們只要看到父親都會大罵,他成了這世上少有的可憐人,真是應了那句話:“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我猜,父親回憶起以前的自己,現在一定是腸子都悔青了,這世間沒有後悔藥可以吃的,原本這個年紀的他可以享受子女的孝順,日子也可以很愜意,沒有付出就不會有回報,如今的他無福享受。都說人老了會越來越孤獨無助,所以他時而會來騷擾母親,還會聯繫姐姐和弟弟,他想拉近距離為了找點心靈的安慰吧。唯獨我,他不會找,也不敢找,他知道他沒有資格找我,因為,至始至終,他對我,沒有盡過一天做父親的責任,沒有給過我一點點的父愛,他見到我一定會心虛的,他沒有勇氣給我打電話,他也不知道跟我說什麼好,更不可能站在我面前,說不定就如當年我怕看到他那樣,不敢見我。如果,當時父親能給我一個微笑,哪怕,曾經留給我一點點的溫存也好,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螢幕保護膜對他不聞不問,如果我與父親間有那麼一點美好的回憶,此生,又怎麼忍心看著他孤獨無助呢,我定會將這份情好好的收藏,可是沒有如果。

 

過去的時光裡,在愛情面前,我懦弱!自私!不願意付出,不敢為愛情冒一點點險,壓抑著自己對愛的追求,沒有人走得進我的內心世界,對未來無比的恐懼和害怕,不敢面對只想逃避。“父母是孩子的榜樣”,就算我再怎麼覺得我與父親沒什麼關係,然而他還是深深的影響了我,沒有勇氣去接受愛情,更是對婚姻恐懼,滿腦子都是“女怕嫁錯郎”的道理,25歲的我沒有經歷過真正的愛情,當愛情來的時候,對自己,永遠都是以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為藉口,不是主動選擇放棄就是半途而廢,我怕,怕內心的脆弱受不了悲傷,因為缺少父愛,所以沒有安全感,以前還會有戀父情節,才發現,父親什麼也沒有給我,留下的只是心靈上的傷害。

 

誰有這樣的父親,都沒人願意主動去提及,我也一樣,以前巴不得藏著掖著沒人曉得,家醜不可外揚,曾璧山中學更何況人都是有自尊心的。有一天,我發現,我不能一直活在這種陰影下,今天,決定寫下我一個作為女兒的心聲,瞬間,我找到了“解脫”,以前總是對現實回避,把自己包裝得嚴嚴實實,甚至不想任何人發現內心的脆弱,簡直就把自己當成一個不可寬恕的罪人,自我折磨,如今我才明白,我有什麼錯呢?我根本不應該拿父親的過錯來傷害我自己,為什麼要那麼傻?我不會再那麼傻。從現在起,我要像那些敢愛敢恨的女孩一樣,勇於付出,敢於冒險,把握自己的人生,擁抱想要的幸福,積極樂觀,找一個喜歡的人,必需是兩情相悅,相愛,結婚,事實上,我是多麼希望自己能有一個家,組織屬於我自己的家,也一定會找到幸福的。如果有那麼一天,我想站在父親的面前,告訴他:我現在過得很好,我有一個很幸福的家,我活得很漂亮,我就是一隻你從來沒有正眼看過的“白天鵝”!

 

寫下這段關於我與父親的故事,就連自己看了也覺得那麼不可思議,把這20多年壓抑在心底的話表達出來,是想幫自己,也説明那些困在陰影中的人,一定要走出來,因為,我懂那種痛苦。童年的不幸不是我們封閉自己的藉口,逃避現實只會讓內心越來越暗,勇敢去面對自己的人生吧,你會發現,就算童年是黑色的,而人生可以是紅色的。如今社會的離婚率越來越高,婚姻不是兒戲,選擇了就要堅持到底,做父母的,盡可能不要將痛苦建立在孩子的身上,那樣會影響孩子對婚姻的恐懼,甚至對生活的態度會有負面的情緒。但願天下的父母都能百年好合,otterbox defender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和快樂的童年,讓所有孩子都在幸福中成長,所有的父母都沒有遺憾,幸福的安度晚年。

 


琳琳 | 17 December, 2013 | 曾璧山中學 | (9 Reads)

 

時近立冬,一陣子風也蕭蕭,雨也瀟瀟過後,葉落,花零,水清,天高雲亦淡。夏的喧鬧,秋的爛漫轉眼就雨消雲散,繁華不再。

 

週末閒暇,螢幕保護膜總愛站在陽臺望一望窗外的風景,換一份心靈的恬淡與釋然。由於天氣漸漸轉涼,在屋內還真有些陰的厲害,所以近日就置了張搖椅,曬個太陽。又是秋風,又是苦霜,窗外的院子裡,各樣蔬菜均以枝枯葉落,一塌糊塗。即便是前些日子裡,熱情似火的洋蓮花也難耐寒霜的威逼,蔫了花兒。惹眼的,唯有那株月季花,還是那般熱情似火,清芬依舊。就是這株清芬,不經意間竟然已經高過人頭,有兩米多高了。該是有幾個年頭了。

 

由於自己住的是一樓,望遠也就談不上了,所以只有近觀的份兒了。故而,在前幾年就在後院的荒地裡墾些許薄田以賦閑,撒幾把綠草以遮掩荒涼,還植了這株月季來期盼開窗即聞的芬芳。其實說到這株月季,在栽植時並沒在意它會長成什麼樣子。曾璧山中學也就是隨手在街邊的一株月季上折下一支,然後插在了屋後的空地。後來的幾年裡,先是開出了三兩朵,然後是三兩枝,如今竟然長得比我還高,已經近乎一棵樹了。

 

在這幾年的時光裡,從春到夏,從夏到秋,鬱鬱蔥蔥,搖曳婆娑,熱情似火,又寧靜似水,無論是在沙沙的春雨裡,還是在炎炎的烈日下,甚或傾盆的夏雨裡,即使在眼前瑟瑟的秋風裡,一樣是那樣的安詳自在從從容容地一如既往地展示著它超凡脫俗的孤傲的魅力,釋放著它我行我素的芬芳。每當週末,或是晨練回來,或是中午,或是在院子裡勞作休息時,或是在陽臺上看書的空當,我總不忘是不是地多看幾眼——這位老朋友。

 

據說,屋後的這塊空地很快要有人開發。也許在來年的春天,月季積攢一冬的無數花苞將不能再開放,它婆娑的身子會悄無聲息地倒下。花不再鮮豔,香不再馥鬱……

 

曾壁山中学在這多變的世界,我左右不了這株月季的命運。但它卻給我的生命裡留下了許多美好的回憶。

 

時近立冬了,窗外的它依然還是那般鮮豔奪目……

 


琳琳 | 3 December, 2013 | 健康知识 | (48 Reads)

 

總是喜歡,在深秋的黃昏,呆在小院,泡一杯怡心的茶,聽幾首溫婉的曲子,細數那流轉的光陰。

 

還是鄧麗君,還是小城故事,還是單曲重播。“小城故事多,充滿喜和樂,若是你到小城來,收穫特別多。看似一幅畫,聽像一首歌……”思緒隨著如歌如訴的旋律不住的跳動,防水殼自覺不自覺地便進入了石城。

 

來到石城之前,我其實也是一個偶然的路人,卻不知早在四五十年前,就與它有過些許的緣分。大約是小時候愚頑的緣由吧,鄉鄰便送給我一個石頭的綽號,也就因了一個"石"字,讓我認定,我和石城是有著命定因果的。儘管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可心存這份感念,不免就多了幾分親切,於是,對於這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便生出了許多不由自主的依戀。

 

來過石城的人,一定忘不了那一江兩岸的夜景。要說這樣的景致在許多城市都能看見,可只有石城的一江兩岸會令你一生難忘。因為它是那樣的精緻,又是那樣的舒暢,既有現代都市的大氣,又有江南水鄉的優雅。沿河的一邊是整齊劃一、青瓦白牆的別墅式徽派建築群和黛瓦粉牆、韻味十足的客家風情街,對岸是高樓林立的新城,分成商業區、文化區、休閒區三個片區,經營業主大致劃行歸市,樓房立面造型錯落有致。每每華燈初上,兩岸的街燈、霓虹把一江兩岸裝點得金碧輝煌、熠熠生輝。人約黃昏後,在這樣的河堤上漫步,或找一僻靜處小憩,你可以靜靜地看兩岸燈火落在水中的影子,然後隨心地做夢,不必擔心會被任何現實的物象驚醒。只靜心感受流轉在江面上的風,吹拂著心底淡淡的清涼,而水鄉的畫卷、人生的故事,就這樣徐徐地舒展。

 

關於石城的故事,有一個地方是一定要說的,那就是桂花屋了。

 

桂花屋建于清道光末年,是當時石城富豪黃性存的私人住宅。走進這座清代建築,高牆深院,雕樑畫棟,從屋內木質隔牆和簷壁等精細雕刻當中,你就可以想像它在當時該有多麼的富麗堂皇。僅占地就有一千四百多平米,分為前廳、中廳、後廳,兩側則是廂房。其實,桂花屋遠不止一個富麗堂皇這麼簡單,它的真正傳奇之處,還在於它同一個王朝的終結緊緊地聯繫在了一起。

 

史料記載,清同治三年(1864年),天京(南京)淪陷。太平天國幼天王洪天貴福(洪秀全長子)在幹王洪仁軒等人的保護下,率太平軍餘部南下,十月途經廣昌與石城交界處楊家排古嶺腦時遭清軍席寶田部伏擊,最後潰散,幼天王成了階下囚。而當時,桂花屋剛剛落成,席寶田便駐進了桂花屋,這裡的西花廳也就成了囚禁幼天王的處所。

 

除此之外,桂花屋與太平天國的興衰還有諸多的巧合。一是桂花屋於1851年開始興建,而洪秀全正是在這一年發動了金田起義。二是桂花屋於1864年落成,而太平天國運動又在這一年終結。三是太平天國運動是在廣西發起的,眾所周知,廣西的簡稱便是“桂”,而桂花屋同樣有個“桂”。四是桂花屋有五進馬頭牆,而在當時,這裡又恰好關押了天朝的“五王”。五是太平天國運動盛於石頭城(南京),而終結的地方則是石城。

 

如果把這種種的巧合疊加在一起,人們不免要發出種種感歎了,那就是萬事萬物似乎都有它命定的因果。想想這太平天國,當真是興也桂,亡也桂,成也石頭,敗也石頭。不論當年洪秀全領導的農民起義聲勢有多麼浩大,也不管太平天國運動如何席捲了大清朝的半壁江山。而遠在石城的富豪黃性存,似乎早已導演好了太平天國那一段淒涼的謝幕。這座傳奇的桂花屋,原來就是太平天國的宿命圖,不論他怎麼沖怎麼突,也只有西花廳才是他真正的歸宿。

 

聽說幼天王洪天貴福囚在西花廳時,曾在牆上寫下了“有志攘夷願未酬,七星苗革得難謀;足跟踏開雲山路,兩眼空懸海月秋。”的詩句,他分明是在向人們訴說,牛欄牌回收有一種心境叫無奈。離開西花廳,幼天王被押抵省城,不久在南昌被江西巡撫沈葆禎殺害。幹王洪仁玕、尊王劉慶漢、昭王黃文英、恤王洪仁政也相繼蒙難,至此,歷時14年之久的太平天國運動徹底終結。

 

如今,西花廳裡早已沒有了幼天王的筆跡,這所昔日的豪宅經時間的打磨也褪盡了光華,作為一段重要歷史的實物見證和歷史資訊的載體,只有當年的青磚還歷歷在目,也難怪人們要感歎“長城萬里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了。是啊,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要去的終究要去,會留的又一定會留。秦始皇去了,萬里長城還在,幼天王去了,桂花屋還在。其實,不管世事如何變遷,風雲如何變幻,似乎總有一處寧靜,要為歷史去守望。

 

在石城,還有一處可以收藏靈魂的地方,那就是被譽為"閩粵通衢"的廓頭街。

 

廓頭街始建於南宋紹興年間,長約2.5公里,寬2至3米,順琴江水南北通向,分上、中、下三個街段。自唐宋以來,這裡一直是北方和中原客家人南遷廣東、福建的必由之路,南來北往的客商、車夫、挑夫等進了廓頭古街都要落腳歇息。狹窄古老的小街,就像是時光縫隙裡遺落的一道往事,若隱若現間,仿佛沒有盡頭。一座長12米造型獨特的城樓,門額上刻有“閩粵通衢”四個大字。清代以前這其實就是石城舊城北關門樓,也叫鎮武樓,舊稱元帝閣。歲月的老牆承載著斑駁的記憶,可時光又將它們一片片剝落。也就是街邊的古水井和街心的青石板落下了永恆的記憶,收藏著古往今來雲水的漂泊。厚厚的石板路上,一些人的腳步悄悄走近,一些人的腳步已經匆匆走遠,只有無言的時光停留在這,從來都不問因果。當然,也有些不甘寂寞者要去踐行“雁過留聲,人過留名”,如廣東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客家文化研究會知名學者廖鉞,來經此處就曾揮毫潑墨留下了“祖根中原地 搖籃客石城”的題詞。

 

喜歡江南水鄉、愛蓮的人,我想愛蓮山莊一定是一個好去處吧。

 

來過石城的人都知道,它又稱蓮鄉,因此,觀荷賞蓮的地方到處都是,但在我看來,愛蓮山莊的荷花池當屬首選了。在荷花池,接天的蓮葉,映日的荷花,尖尖的小荷,大珠小珠的翡翠玉盤,應有盡有。如若在一個深秋的黃昏,你宅在南廬古屋的繡樓,就著綿綿的細雨,望著窗外的秋池,大約也要“留得殘荷聽雨聲”了。即便你不是那麼愛蓮,來到這裡應該也不會有太多的失望。因為它就坐落在大佘村即通天寨的山腳下,離九寨溫泉也只有幾公里。都說仁者戀山,智者愛水,在這裡,可是既有山,又有水。

 

我們還是先看看山吧。通天寨是省級森林、地質公園,以奇特的丹霞地貌著稱。從愛蓮山莊側面的山門攀爬而上,沿途風光旖旎,景色秀美,好一幅雄渾的水墨丹青,只是我的一支瘦筆不知怎樣去描繪罷了,其中的三絕更要讓你驚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了。一是大地之陽和大地之陰這兩座巨石同處一山的奇特景觀,大地之根,一柱擎天,生命之門,栩栩如生;二是完全不經人工雕琢的千佛丹霞,眾佛坐禪,氣定神閑;三是罕見的岩面龜裂地貌,天寨神龜,仙人犁田。

 

都說山有多高,水有多高,一點不假,離通天寨不遠處有一九寨溫泉。有逆流池、水療SPA區、艾草池、農家四合院、太極池、東巴水台、親親魚療池等等。你可以到逆流池感受水壓的衝擊,到水療SPA區體驗垂直瀑布浴、噴射浴和氣泡浴的驚奇,到太極池體會那種任憑激流將我們沖入漩渦卻依然屹立不倒的刺激。進入太極池你才會明白什麼叫太極,並讓你懂得凡事只能順勢而動,不可逆流而行,這大約也是如何從逆境中求生存的法則吧!你也可以到農家四合院,院內有牛奶池、中藥池、香薰玫瑰池,還有幹蒸房,石板泉。在這裡,你可以泡泡溫泉,再到幹蒸房裡出一身熱汗,最後躺在石板泉上小憩,一邊聽著舒緩的音樂,一邊喝著清香甘甜的菊花茶,那種閒適,那絲恬靜,那份愜意,當真快樂似神仙了!

 

要說通天寨的腳下還有一條碧波蕩漾的小河,小河上有一座並不怎麼起眼的石拱橋,這就是人們所說的“將軍橋”了。這將軍橋是有來由的,元末明初時,陳友諒兵敗退守通天寨,並派重兵把守此橋,朱元璋親率大軍追殺過來,雙方在此展開了慘烈的戰鬥,橋上頓時刀光劍影、血流成河,最後雙方各有多名將軍戰死于橋上。從此,人們便將此橋命名為將軍橋。

 

關於橋的記憶,又讓我聯想起了連接石城新城老城的四座大橋,四座橋猶如橫臥在琴江之上的四條小龍,而添加在橋面上的模擬斜拉架和斜拉塔,雖然只是幾個裝飾的造型而已,看來儘管有些誇張,有些類似長江大橋模型的感慨,可對於橋下看風景的人來說,橋上的這種風景,又的確給橋身、給小城增添了更多雄偉的氣勢。

 

我不管說石城是最宜居的城市,但我敢肯定它是最宜居的城市之一。日出日落時分,如果你想爬爬山,那就上城北的李獵石吧,你盡可以坐在天然氧吧烈士紀念塔邊或休閒亭上,聽聽空山鳥語,數數中天星星。善男信女們還可以到山頂的寺廟求求神,拜拜佛,牛欄牌問題奶粉抑或去做佛前的一株青蓮,並從此青衣青燈相伴,去修那雲水禪心好了。

 

我還迷醉於石城的小吃,它每次都能讓我吃到動情,後來我終於承認,我的喜歡石城其實有多半是為了這小吃了。沒有哪個城市的食物能讓我迷戀到這種程度,也沒有哪個賓館的早點有贛江源國際賓館的早點那麼豐盛,款款都精心,吃了這一款還有那一款。當然,吃到最讓我忘情還是炒粉和客家擂茶了,在石城的一個多月裡,就這麼兩樣反正我是天天都要吃的,到了後來,早餐我甚至只吃這兩樣東西了……